当前位置: 外汇牌价 » 汇市资讯 » 正 文

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不可持续 未来属于SDR

  严婷

  “国际货币体系需要根本改革。它并非全球经济近来失衡和眼下不稳的根源,但肯定无力解决这些问题,因此有必要进行广泛改革。”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教授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在今年3月的讲话中如是说。

  在金融全球化的大格局下,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造成的全球流动性泛滥,全球储蓄无法得到最优化配置,这些问题都与国际货币体系的缺陷密切相关。

  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已成为后危机时代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尤其对二十国集团(G20)首脑们而言。与美元地位的摇摇欲坠相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当仁不让地成为了这场讨论的焦点。

  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不可持续

  IMF将国际货币体系定义为一套管理资金在世界范围内流动的规则、工具、政策和机构的集合。其主要目的是提供必要的流动性,以监督和促进商品及服务的国际贸易以及资本账户交易。

  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世界经济进入了失去贵金属约束的美元本位时代。在这一体系下,美国实际上成为了全球货币政策的制定者,货币不再中性,美元霸权的全新模式开始驱动全球经济,全世界也开始为美元而狂。

  斯蒂格利茨曾指出,当前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存在三大缺点:全球衰退、全球波动,以及全球失衡。

  首先,这一体系会在金融危机期间及之后造成一种全球衰退倾向因为它让赤字国家承担了调整支付失衡的负担。

  其次,当前体系会造成压力,因为它使用了一个国家的货币(美元)作为全球货币。随着美国经常账户赤字日渐增长,这可能导致全球波动。就创造足够的全球流动性而言,这些赤字是必要的,但它们也会造成过度的负债在国内及国际层面皆是如此。因此,如果美国过于迅速地削减赤字,就可能导致全球储备货币供应紧张。

  对全球金融不稳定的应对又引发了第三个问题发展中国家累积了巨额储备,作为应对未来国际收支危机的“自我保护”。这些储备在危机发生时能够提供保护,但同时也加剧了全球失衡。

  以SDR为主导的改革建议

  斯蒂格利茨认为,首先应立即扩大当前的特别提款权(SDR)体系即增加IMF可以发行的货币。在这方面,二十国集团(G20)必须起到带头作用。

  上世纪60年代末,IMF创造了一种更有限的全球货币在获得足够多成员国同意的情况下,发行了特别提款权(SDR)。SDR是IMF组织创设的一种储备资产和记账单位,目前的SDR一篮子货币组成中,只有美元、欧元日元英镑

  SDR的核心理念一方面是通过替代账户来维持美元的稳定,各国用美元购买IMF的SDR,避免美元在市场上波动导致崩溃;另一方面,SDR让贸易盈余国承担更多调整的责任,即将消费需求从赤字国转向盈余国,以帮助全球走出经济衰退或通货紧缩阴影。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的2009年4月,由G20提议、IMF大规模发行的约合2500亿美元的SDR,是国际组织应对信贷崩盘做出的明智回应,有助于减轻危机对增长造成的负面影响。

  不少经济学家认为,以SDR为主导的全球储备体系有助于这些问题的解决,从多元化的储备货币体系向全球储备货币体系过渡,将有效提升全球货币体系的公平性和稳定性,促进经济增长。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联合国货币与金融改革委员会委员安托尼奥奥坎波(José Antonio Ocampo)教授主张,实施单一特别提款权账户方案。他认为,IMF应该是基于SDR的组织,其任何一笔交易都应该基于SDR。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把SDR的分配作为中央银行储蓄放在IMF,SDR的分配与中央银行在IMF的存款挂钩。IMF可以像中央银行一样进行借贷而不是依据份额或安排进行借贷,使得IMF与各国联系更加紧密。所有国家应该分配SDR,那些没有充足储备的国家可以从富余的国家借款。使用基金组织存款来向多边发展银行购买债券,为发展中国家融资。同时创立一个IMF所有成员国都参与的透支账户,这个体系可以更好地实现SDR和外汇储备之间的过渡。

  自由兑换并非人民币纳入SDR前提条件

  随着各国对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呼声不断高涨,IMF对SDR改革,尤其是人民币纳入SDR的讨论,成为国内外关注焦点。但美国和其他一些发达国家一直以来都以“自由兑换”作为加入SDR的“门槛”之一来施压人民币。

  3月31日,在二十国集团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研讨会上,法国提议制定日程表将人民币纳入SDR,IMF也对人民币加入SDR表示欢迎。但中国表示,不应以可自由兑换为人民币入围SDR的先决条件。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指出,从人民币的角度来说,人民币是否在资本项目可自由兑换应该完全按照中国自己的步骤,符合中国利益就是符合世界的利益。人民币可自由兑换与人民币进入SDR应该脱钩,而不应该是先决条件。

  IMF第一副总裁约翰利普斯基(John Lipsky)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可兑换性”并不是一种货币加入SDR篮子的前提条件,而加入SDR一篮子货币的两大标准应该是“可自由使用”,以及在国际贸易中达到可观的使用规模。他认为,人民币加入SDR是可以预见的事情。

  利普斯基认为,对于人民币是否符合上述标准,需要IMF执行董事会全体成员达成一致意见,也需要通过相应程序来做出决定:“目前而言,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的使用仍然有限。但中国政府已在努力推行金融市场的国际化,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人民币的自由使用会得到IMF执行董事会全体成员的认可。”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近日系统性地描绘了其对SDR改革的“三步走”倡议:第一步(2011年),建议IMF在近期启动对“影子SDR”的讨论和类比测算;第二步(2011~2015年),建议IMF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对SDR进行重新审查;第三步(2015年),建议IMF最晚在下一次货币篮子审查调整时,调整SDR的货币篮子。

  据易纲测算,人民币在SDR中权重应占10%左右。

(责任编辑:贾海滨)

发布日期:2011-05-18

相关文章:
IMF向葡提供260亿欧元贷款 6月底定总裁候选人2011/05/22
卡恩黯然辞职 接班人选举或突破体制障碍2011/05/20
受援三国债务治理前景难乐观 希腊状况江河日下2011/05/20
美联储:美国商业票据市场规模连续第四周扩张2011/05/20
希腊债务重症难治 欧债危机警报再鸣2011/05/20
希腊债务重组风险升级 希腊国债收益率大涨2011/05/19
英国股市周三大幅收高 能源和矿业股上扬2011/05/19
欧洲股市周三收高 科技股上扬2011/05/19
 
外汇在线 © 2008 - 2020 WAIHUI321.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