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外汇牌价 » 货币动态 » 正 文

债务危机阴云笼罩欧洲 欧元何去何从?

  李籁思  黄益平  易宪容  安德鲁凯茨

  地时间3月3日,希腊雅典,希腊老年人抗议政府削减开支 资料图

  ⊙记者 石贝贝 周鹏峰 ○编辑 颜剑 于勇

  嘉宾

  渣打银行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李籁思

  瑞士银行高级国际经济学家安德鲁凯茨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 黄益平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主任 易宪容

  金融危机的幽灵还在欧洲的上空飘荡。

  在过去的几周里,它从迪拜跑到了希腊。专家们担心,如果不稳住希腊的问题,这个幽灵还可能飘向西班牙、英国……

  值得庆幸的是,拯救行动还是有所进展。上周(3日)希腊政府宣布了一项48亿欧元的财政紧缩方案,不过,德国、法国等在表示欢迎的同时,并未迅速公布对希腊资金援助;4日,希腊政府发行的50亿欧元的10年期国债被抢购一空;不过,5日的希腊街头上演了一场警民“全武行”,民众在抗议政府的财政紧缩方案……

  对于欧洲央行行长来说,这可能是欧元区成立11年来最为严重的一次挑战。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开始考虑“退出策略”之际,部分欧洲国家的主权债务问题使得该区域放缓“退出”步伐。

  考验还不仅限于此,调查显示3月欧元兑美元年化波动率预计为13.7%,远高于2月9.9%的实际波动水平。与此同时,有关欧元体系或将崩溃的讨论更是不绝于耳,欧元区的体系缺陷再度被热议:一个“尺码”不能适合所有的人,一种经济政策也不适合全部16个成员国;一个共同货币联盟怎能没有一个统一的中央财政,以提供可信赖的预算机制?

  货币联盟的存续

  需要稳固的政治联盟

  上海证券报: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爆发的原因是什么?欧洲经济存在诸多不稳定迹象,你如何看待欧洲国家的债务问题?

  安德鲁凯茨:希腊的主权债务问题源起于市场对其能否偿还未来公共债务的高度担忧。市场参与者们越来越明显的发现,希腊的财政问题是难以维持的。今年希腊公共部门赤字水平达到GDP的13%,同时它的公共债务占GDP比例已经达到114%,这是欧盟国家中最高的公共债务水平。

  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遏制今后一段时期内希腊的财政赤字问题,希腊的公共债务占GDP比例在一段时间后将会达到GDP的170%,这是不可持续的。然而,问题目前并没有就此止步的迹象,由于过高的财政赤字导致希腊经济内部失衡,而同时也伴随着相类似的外部失衡。例如,当前希腊经常账户赤字达到GDP的15%,净外债总额已接近GDP的100%。一般而言,这种形式的外部失衡能够通过货币贬值来修正。然而,希腊并不能选择这样做(即货币贬值),因为它是欧元区成员。今后一段时期,必要的资产负债表的修正将给希腊国内经济带来巨大的负担。

  当我们观察其他欧洲国家情况时,我们发现,葡萄牙、爱尔兰、英国和西班牙在目前也处在相当不稳定的状态。比如,法国相对于意大利而言就处于相当不利的境况。这就意味着,当再进一步考虑外部环境和银行业风险程度时,目前欧洲国家公共部门的压力水平使得这些国家更加处于一个相对不利的境地。

  李籁思:欧洲存在着一种奇怪的情况:在欧洲各国内部,财政政策“自动稳定器”的功能发挥良好,但是在整个欧元区,却难以实现财政转移支付等工具的效用。这种局面需要得以改变。希腊债务危机并不会触发欧元的崩溃,相反的,它可能预示着将会更快速地形成一个政治上的联盟。一个货币联盟的存续需要一个稳固的政治联盟。最近,我们从来自德国、法国的援助就能略见端倪。这些国家并不希望引发自希腊的危机蔓延开来,他们担忧,接下来会受到影响的国家包括西班牙,而西班牙是一个更加需要重视的经济体,那里的失业率已经达到19.5%,而且仍在攀升。

  债务问题怎么办?当前存在好的、坏的和丑陋的消息。好消息是,各国政府去年确实加大财政支出;坏消息则是,他们并没有能够在处于经济强盛和繁荣的时候做出增加财政支出的举措;而丑陋的则是相应的后果,即增加了税收和削减支出。当经济体遭遇困境时,大量财政预算赤字是适当的和必须的,现在增加支出,将来再平衡。如果没有相应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我们不可能避免经济萧条。

  易宪容:因为他们几年来积累下来的政府财政赤字过大,具体来说应该是从2004年奥运会积累下来的债务,这个债务如果没有碰到金融危机也许不是太大的问题,但碰到金融危机,债务危机的效应就逐渐地显现出来了。

  黄益平:债务危机原因很简单,就是多年赤字太大,且隐藏了数据,最后加重了主权债务危机,这对新兴市场造成了很大打击。

  欧洲国家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南欧一些国家领导层为了讨好选民,做了很多赤字的开支;另外,因为这次金融危机,很多国家采取了财政刺激方案,即扩大赤字。两者加在一起导致债务危机的发生,现在希腊问题比较突出,但其实欧洲其他一些国家可能也存在一定的债务危机,像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

  三大问题主导全球经济走势

  上海证券报:在全球经济缓慢复苏的进程中,欧洲经济一直复苏乏力的原因是什么?欧洲国家债务问题将对2010年欧洲经济复苏产生何种影响?是否会进一步拖延2010年全球经济的复苏?

  安德鲁凯茨:欧洲经济一直疲软存在多种原因:其中包括欧洲金融体系引发的大量亏损;欧洲家庭和企业的大量银行融资敞口,且这些融资渠道迄今疲弱;处于不利阶段的许多欧洲小规模经济体的公共财政支出,和相对低的财政刺激力度;货币升值、和货币升值所拖累的净出口等。

  我们预计2010年欧元区经济增速为1.5%,此预测在今年年初已从原来的2.2%向下修正。目前困扰欧洲国家的财政债务问题对于商贸活动和消费者信心的影响,会适度拖缓欧洲经济增长;然而,由于目前这些问题主要局限于规模相对较小的经济体(英国除外),它对进一步拖累世界经济复苏的影响将会相当轻微。

  李籁思:目前有三大问题主导全球经济走势,分别是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目前正在希腊等上演的债务问题以及在英国引发的新争论,还有就是中国是否存在泡沫的问题。

  未来数年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所谓的“退出策略”:全球政策制定者们如何从他们的刺激政策中退出?此前,G20会议上有关退出政策的讨论就包括各国是否应当协同退出。从理论上讲,或许会;但在现实中,或许不会。此外,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退出策略也应当不同,货币政策收紧产生影响的时间要快于财政政策收紧产生影响所需时间。

  一年之前,全球关注焦点在于经济萧条。去年秋天,对全球经济的担忧转向其他问题:比如,低利率是否会引发新的将要破灭的资产泡沫?美元走势将会怎样?而现在,全球经济关注点转向政府债务,以及欧元。

  黄益平:复苏相对缓慢与欧元走势有一定关系,在全球经济不好、美元贬值的时候,欧元大幅度升值对它们的进出口有较大影响。

  世界上很少有其他国家的经济能像中国经济这样出现强劲的反弹,也就是说,他们资源动员能力,跟中国远远不能比。这里不但是我们的体制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较强的行政动员能力;在另一方面,我们的财政状况也比他们好很多,像希腊等欧洲大多数国家的财政状况压力就比较大,能采取的手段是有限的。

  如果债务危机进一步发散加重,肯定对他们的经济造成进一步的压力,但从现在来看,出现第二次衰退的可能性还不是很大,因为欧盟对希腊可能还是会采取一些援助措施,欧盟不援助,IMF也还是会施以援手的,今年与去年的情况还是不太一样。

  易宪容:对全球经济的复苏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虽然这个债务对他们国家来说很大,也就是500多亿欧元,但对全球来说不是太大的问题,这在欧洲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因为希腊的经济在整个欧洲体系占比不到1%。

  “援助!援助!援助!”

  上海证券报:欧盟经济事务委员会、IMF等有望与希腊当局磋商且制定相关援助计划。你认为应当采取怎样的援助或应对举措以缓解希腊等欧洲国家债务危机问题?

  李籁思:当下希腊有哪些选择呢?退出欧元体系并不是目前希腊可以选择的筹码。如何避免目前糟糕境遇则是至关重要的。因此,希腊需要援助。在夏天到来之前,希腊有很多债务将要到期。问题是,希腊目前没有简单脱困的办法,它已然拥有大量财政预算赤字。

  然而,希腊的“黑色经济”估计至少已达到30%(黑色经济是对社会构成直接危害的法律禁止的各种经济活动的总称,包括各类非法生产、非法消费、非法分配和非法交换活动。)根据最近一份分析报告,希腊未收税款总额占据每年全国总产量的13.6%,远超过其赤字。希腊需要增加税收,减少开支,并使其赤字在合理范围之内。这场预算危机有可能发展成为一场经济危机,甚至演变为一场政治危机。

  安德鲁凯茨:我们认为,应当把来自欧盟其他成员国的过渡性贷款,与希腊当局进一步提升其财政预算稳定性的努力措施结合起来。在某种程度上而言,本周希腊政府已经采取了一些新的致力于紧缩财政的措施。

  易宪容:这么小的经济体出一点问题,只要这些国家出手支援一点就可以了,中国也可以施以援手,但我们要有附加条件,实际上,我们可以借此机会改变欧洲人对中国的印象,我们有两万多亿外汇储备,几百亿的支援对我们影响不大。

  黄益平:大家关注的不是希腊会不会出更大的问题,而是对欧元、欧盟其他经济体是不是会产生很大的影响,这点欧盟是要考虑的,所以欧盟肯定是会采取措施的,因为这个影响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

  现在对欧盟来说,最大的问题不是希腊自身的问题会怎样,希腊的问题对于其他国家来说也许不太严重,但欧盟怕的是希腊的问题慢慢地恶化,这个后果是很严重的。虽然欧盟现在还没有明确的表态,但它不会让希腊出现大的问题,实际上,他们也开始帮助希腊了,比如前几天希腊发的政府债券就是由其他几个国家一起背书的,50亿欧元的债券发得还是比较顺的。

  “一个尺码不适合所有的人”

  上海证券报:市场有观点指出欧元存在解体风险,即便法德等国、或者IMF救助希腊,仍有葡萄牙、爱尔兰等存在债务问题,同时认为欧元困境根本原因在于欧元区体制内在痼疾。对此,你对此如何看?对于欧元2010年走势你如何看?

  李籁思:我从来不是呼吁英国加入欧元体系的拥趸者,但是加入欧元体系对于部分欧洲国家而言确有重要意义,然而在加入欧元体系时它们也并非全部都处于最有利的阶段。因此,欧元体系中根深蒂固的问题:一个“尺码”不适合所有的人,一种经济政策也不适合全部16个成员国。

  大约12年前,我在英国《金融时报》上发表文章说,历史将证明,只有当大国之间形成政治联盟,它们之间的货币联盟才能存续。这道理在过去、现在都同样正确。

  一种共同货币需要完整的劳动力自由流动。美国就是一个例子,在那里,如果你需要为一份工作而迁移,你能这样做而且你做到了。欧元区拥有劳动力流动性,这很好;但是,一个共同货币同样也需要中央财政制定一种可信赖的预算机制,当贫困地区需要时能够为之提供资金。例如,华盛顿使用联储税收援助美国受自然灾害袭击地区。而在欧元区,这种机制还是没实现。

  此外,目前债务问题高悬的欧洲国家很多,包括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和西班牙。反过来,欧元已经受到向下的压力,而美元则从它的避险货币身份中获益。这也符合我们此前的观点。自去年年底以来,我们就一直预测由于投资者风险厌恶情绪美元会在今年一季度走强,而第二季度美元地位得以巩固,而今年下半年美元则可能恢复下降趋势。

  安德鲁凯茨:我们并不认为欧洲货币联盟将会崩溃。在目前阶段,欧洲货币联盟解体的代价远远高于其收益。在我们看来,各成员国维系欧元体系将远远好于它们脱离欧元体系所引发的政治、经济、社会成本和代价。

  目前,我们预计欧元相对于美元仍将保持疲弱,因为美国经济增长前景相对更好,而且今年下半年美国联储有望在欧洲央行之前提升利率。

  黄益平:欧元不会因为希腊债务危机而解体。即使要解体,肯定就是因为还有更大的问题,欧元解体的风险过去十几年一直存在,但这次应该还不会解体。

  至于欧元的走势问题,我认为汇率本身就是相对的,如果美国的情形相对比较稳定,而希腊债务危机后,其他南欧的这些国家风险也不断暴露,那么欧元走势不可避免地会疲软,但汇率是相对的概念,也有人说,如果希腊一下子出了大问题,死掉了,就好比利空出尽,也许欧元会开始大幅度飙升,这也是有可能的。相反,实际上最糟糕的反倒是坏消息不断地在市场蔓延。希腊GDP在欧盟占的比重很小,欧元区的经济还是德国占主导,希腊并不是一个很重要的国家,但它的问题对投资者还是一个很大的压力,再说希腊债务危机也存在发散的风险。

  易宪容:金融危机后很多国家的问题都暴露出来了,这是必然的,但影响不大,希腊债务危机就不是太大的事情,我觉得现在过分夸大了危机的影响。

  欧元本身存在内在矛盾,这种体系没有国家信用担保,是面临巨大风险的,但短期内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只要法国、德国不打算让欧元解体,应该就没什么问题,毕竟他们才是中坚力量。不过债务危机肯定对欧元走势有影响,现在市场已部分在做空欧元。

  

  上海证券报:中国和欧盟互为重要的经贸伙伴,欧洲债务危机会对中国出口、经济增长产生怎样的影响?

  安德鲁凯茨:希腊和其他欧洲经济体的经济困扰可能对今年中国的出口和经济增长带来压力。然而,这种影响不应当被过分强调。许多中国的大型贸易伙伴国,尤其是德国和美国,在今年将会处于一个相对健康、且持续复苏的经济状态中。

  黄益平:影响应该不会太大的。但还要看会不会对欧盟造成更大的影响,希腊问题不是一个独立的事件,其他国家也都在关注,包括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他们出问题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对我们来说还是有潜在的风险。

  易宪容:希腊债务危机与美国次贷危机产生的影响不是一个概念。希腊、爱尔兰经济体毕竟很小。迪拜危机时,大家讲得很厉害,但现在不是平静过来了吗,毕竟他们没有形成一个风险无限放大的利益链。债务危机对中国影响不会太大,只要我们注意到这些并采取一定措施就可以。

  

发布日期:2010-03-09

相关文章: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重返6.5上方2011/05/21
澳元/美元过去3个交易日连续拔高 或测试1.072011/05/20
美元/日元冲高回落 本周美国数据均不佳2011/05/20
澳洲国民银行:澳元/美元仍将维持震荡格局2011/05/20
人民币汇率小幅走低26个基点 围绕6.50波动2011/05/20
欧元/美元盘整于1.43关口 期盼本周日线5连阳2011/05/20
数据不佳 19日纽约汇市美元对多数主要货币下跌2011/05/20
澳元/美元短线看涨 上方关键阻力位于1.07502011/05/19
 
外汇在线 © 2008 - 2020 WAIHUI321.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