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外汇牌价 » 外汇理财 » 正 文

中国真的放弃了美国国债?

国际政治斡旋的微妙之处,就像两大高手拆招,虽然全力以赴、惊心动魄,但在外行人看来,他们只不过动了动小手指。

谁是美国外债最大的受害者?巴菲特曾特别提到了中国:“他们(中国人)每日辛勤劳作生产产品给美国人用,而我们给他们一些纸片。当他们想用这些纸片,例如几年前来买优尼科石油公司的时候,却发现这纸片不能达到他们想要的目的(2 005年中海油竞购优尼科,因遭美国方面阻挠而失败)。”

“股神”一席话戳中了中国作为美国国债第一大债权人的痛脚:作为一项政治交易,本应是我投桃,你报李。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对方并不怎么买账,还反过来把“雪中送炭”的中国给绑架了我们购买的美国国债,变成了烫手的“不动产 ”。

这就是为什么此番“中国大规模减持美国国债”、“日本取代中国成为美国头号债主”的新闻,会让民众会如此亢奋。尤其当这样一条重要的财经新闻和“美国对台军售”、“奥巴马执意见达赖”这样的时政新闻夹杂在一起的时候,“中国开始说不”式的解读,显得如此快意恩仇。

数字游戏

根据美国财政部网站2月1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09年12月份,中国大陆减持了342亿美元美国国债,为 2000年8月以来的最大降幅。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从去年5月份的峰值8015亿美元,下降到7554亿美元,这也是中国连续第二个月减持美国国债。而日本则重新坐回美国国债第一大债权国的交椅,中国降为第二大债主。

虽然从2008年底到2009年11月,中国超过日本成为美国国债第一大债权国。但纵观2009年全年,中国投资者仅增持美国国债280亿美元。而作为美国国债另两大主要持有国的日本和英国投资者分别增持美国国债1428亿与 1716亿美元。

这是否表明,在充分认识到美国政府财政风险与美元贬值风险后,中国已经开始逐步撤出美国国债市场?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室副主任张明在接受《新民周刊》专访的时候,给出了一个否定的答案。

“中国投资者持有美国国债以及美元资产的规模,可能明显高于当前美国财政部按月披露的直接购买额。因为中国投资者在通过中国金融机构直接买卖美国国债之外,也通过伦敦、香港这样的离岸金融市场上的金融机构间接买卖美国国债。比如在2001年至2008年期间,中国便是唯一连续8年均通过离岸金融中心净购入美国国债的国家,而英国是唯一连续8 年均通过离岸金融中心净出售美国国债的国家。至于中国投资者间接持有美国国债以及美元资产的规模,有待于美国财政部每年公布一次的年度调查数据来核实。”

张明这番话不幸言中。就在3月1日,这一热议话题突然遭遇了戏剧性一幕:美国财政部发布了调整后的数据,证实截至2009年底,中国共持有8948亿美元美国国债,日本持有7657亿美元,中国仍为美国头号债主。

外电认为这种隐匿的购买手法,在政治上适合中国,既有利于平息国内批评的声音,还可以用数据让美国决策者适时清醒。

而美国财政部回敬以新数据也表明,国际政治斡旋的微妙之处,就像两大高手拆招,虽然全力以赴、惊心动魄,但在外行人看来,他们只不过动了动小手指。

抛短投长

事实上,自从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关于中国是否减持美国国债的话题,在国内已经频频论战。美联储为了走出金融危机,“从直升机上撒钞票”之举,导致全球形成了对美元贬值的忧惧态势。

从新华网以往调查来看,90%的国人都希望减持美国国债。如何持有美国国债,不仅仅是一个投资问题、政治问题,更蒙上了一层民族主义的情绪:“凭什么美国人捅下的窟窿,要中国人买单?”更何况“美国阴谋论”一直在国际金融市场上长盛不衰:美国政府对美元贬值每每采取“善意忽视”的放任态度,实际上是想借此“赖去”一部分以美元标价的外债。

“如果我们持有的美国国债不减持,那么无论是美国国债市场价值缩水,还是美元贬值,都必将导致外储资产的价值缩水。”张明认为。

虽然此番中国并没有卸下美国头号债主的“包袱”,但修正后的数据也显示,中国确实于去年年底连续两个月减持了美国国债,从10月底的9383亿美元减持至8948亿美元。

但在张明看来,这仅仅是一次结构性调整。“2009年全年,中国投资者减持短期美国国债955亿美元,同时增持长期美国国债1235亿美元。在2009年12个月内,中国投资者有7个月在减持短期美国国债,其中下半年有5个月。相比之下,中国投资者有11个月在增持长期美国国债。2009年中国投资者在美国国债的购买方面存在典型的‘抛短投长’的现象。”

由于长期国债在利率风险与汇率风险方面均高于短期国债,张明认为“抛短投长”说明中国投资者依然对美国国债保持了信心。“中国投资者认为,美联储加息而导致长期国债收益率上升的风险目前仍然较低,这自然与美国国内失业率高企、银行信贷萎缩、财政压力紧迫密切相关。另一方面,中国投资者认为,全球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仍然较大,美国政府通过美元贬值来刺激出口以及降低真实债务的激励较小,因此美元大幅贬值的可能性不大。”

既然长期国债面临的利率风险与汇率风险仍属可控,且长期国债投资收益率远高于短期国债投资收益率,那么“抛短投长”就有助于扩大投资收益。这一现象也说明,在美国国债投资方面,中国投资者越发关注于投资收益率。

在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前,中国投资者持有的美国国债中,短期国债比重极低。次贷危机爆发后,短期国债在中国投资者持有国债中的比重迅速上升。随着危机的缓解,该比重在2009年上半年达到顶峰(最高时为四分之一左右)后逐渐下降。这次“抛短投长”的结果,只不过是一次结构性的回归,而非大规模的战略性撤退。

业界普遍认为,中国想要解套并没有那么容易。这是一个两难境地:如果想避免美元贬值带来的危险,就必须停止买入美国国债,或者干脆抛出;但如果中国带头抛售美国国债,很可能会像一记“七伤拳”。必然会引起其他持有者跟风,导致美国国债大幅贬值,最终的结果是我们的美元资产也会大幅贬值。而美元贬值导致对外国产品需求减少,这将不利于中国恢复出口增长。

何况从政治的角度审视,美国国债不失为一个谈判筹码。据《环球时报》的报道,美国财长盖特纳2月5日曾就人民币汇率问题与中国副总理王岐山通电话,强力敦促人民币升值,并警告说奥巴马4月或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而王岐山则反驳说,如果美国这样做,中国除了将减少购买美国债券外,还会报复美国对华出口。

尽管中国投资者尚未对美国国债失去信心,但根据张明搜集的数据显示,在2009年,中国投资者的确加快了外汇资产多元化投资的步伐。“中国投资者开始降低增量外汇资产中美元资产的比重。2009年中国新增外汇储备4532亿美元。但同期内中国投资者增持美国国债280亿美元,减持美国机构债247亿美元,减持美国企业债41亿美元,增持美国股票41亿美元。上述4类资产合计,2009年中国投资者仅增持美元资产33亿美元,占中国外汇储备增量不到1%。此外,中国投资者在美国市场上显著购入非美国的外国债券与股票。2009年中国投资者在美国市场上购入外国债券103亿美元、外国股票24亿美元。”

近期希腊财政危机导致欧元区一地鸡毛,推升美元反弹。中国这次“抛短投长”,似乎终于踏准了时间窗,把握住了优化外汇储备结构的大好时机。

(来自:新民周刊)

发布日期:2010-03-05

相关文章:
早期个人经历对投资的影响2011/05/18
巴菲特的核心思想:三不看2011/05/18
看罗杰斯是怎么投资的2011/05/17
金融大师如何在危机中投资2011/05/12
塑造杰出投资者的基本要素2011/05/11
巴菲特财富人生2011/05/10
澳元汇率创新高 澳元理财产品到期收益突破6%2011/05/05
澳元收益超黄金十几个百分点 高位追逐风险大2011/04/26
 
外汇在线 © 2008 - 2020 WAIHUI321.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