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外汇牌价 » 货币动态 » 正 文

人民币汇率的命运

  左晓蕾

  上一轮人民币升值压力来自美国国会,这一轮升值压力由美国学者发难。

  美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教授前不久称,“中国这个掠夺成性的重商主义者存心不让人民币升值,要与中国打贸易战”。MIT商学院教授约翰逊在美国国会关于中国持有美国国债的听证会上说,不能因为中国持有美国国债,就停止施压人民币升值,威胁将把中国操纵汇率放入今年4月的财政部评估报告中。

  继对中国的轮胎及某些钢铁产品实施惩罚性关税后,美国商务部2日宣布初裁决定,对中国出口的铜版纸征收4%-13%的反补贴关税;美磷酸盐征收109%的关税。

  人民币升值问题与对台军售、奥巴马接见达赖、谷歌问题政府的高调表态一起发生,正在变成政治工具。这两天美国副国务卿正在访华,不排除施加人民币升值的压力,达到中国在伊朗和朝核问题上的让步是此行目的之一。

  我们坚决反对经济问题政治化,反对在危机时期通过政治化经济问题转移本国老百姓注意力,误导老百姓对政府行为失误的判断,使得“阴谋论”大行其道。这实在太没有智慧。《金融时报》就有文章说,如果人民币升值40%,中国的经济规模就是日本经济规模的两倍,就是美国经济规模的一半。这也未必是美国愿意看到的结果。

  对两国之间的问题,我们不认同采取一方强行威胁另一方的这种态度盛气凌人的解决方式。真想解决问题,相信中美两方的智囊有足够智慧和能力,争取达到双赢多赢的结果。中国正在致力减少贸易顺差的调整,增加进口,这是第一步,这需要贸易伙伴的配合,扩大允许对中国出口的商品;同时中国正在拉动国内消费鼓励出口企业开拓国内市场。相信不要太长的时间,中国的贸易顺差将有所调整。

  美国需要改善贸易逆差,美元需要贬值,就强行要求其他货币升值。这种做法与操纵汇率并无二致,只是比直接干预更隐晦而已。实际上,当前人民币升值,对中国经济是弊大于利的。

  人民币升值对出口企业是可承受的这个说法太笼统。出口规模和利润是两个概念。升值如果能够升价,当然可以承受。但是加工贸易是买方市场,生产者是没有议价能力的。汇率升值而价格没有上涨的能力,就意味着升值多少利润就下降多少。据最近关于出口企业人民币升值的压力测试的报道,大部分出口企业利润在3%左右,90%以上的企业,人民币升值1%,利润就减少1%。最近劳动力短缺的情况还可能导致出口加工贸易企业的成本进一步增加。最近“要求”或者“预测”人民币升值的水平低位在5%,高位在40%。如果叠加最低的5%的升值影响,中国的出口贸易加工企业可能再次面对危机以来的倒闭潮。

  中国经济结构正在大规模调整,过度依赖外需市场的出口导向型战略正在向拉动内需的增长方式转移。但从中国实情出发,合理的产业布局,并不是一次性转型所有的加工贸易产业。在很长的时间内,可能是劳动密集、资本密集、技术密集共存。所以,出口产业的调整时间表应是渐进的,应该充分考虑中国的劳动力过剩情况的变化,考虑劳动力,包括出口价格上升的可承受水平,对合理经济布局和结构调整的综合性和整体影响等等。用人民币升值逼出口企业的调整,还不如先从内部要素价格机制的改革入手,推动企业社会成本到位,以及国内市场的开拓等结构性问题的调整,更有实质性意义。不过我相信,不管中国如何调整,不管中国对美国的顺差如何变化,一般消费品的生产机会也不会回到美国。除非允许劳动力全球自由流动,拉平全球劳动力的收入水平。

  人民币升值是否有利于降低顺差?这一结论应该有个前提,就是双边贸易是重叠的。比如,日元对美元升值,欧元对美元升值,都对美国的逆差改善会有作用。因为,欧美、日美贸易重叠部分较大。事实上,去年3月美元兑欧元和日元开始贬值,至9月美元综合指数下降超过20%,美国的出口逆差确实有很大改善,同时欧洲、日本对美国出口则一直延续危机以来的负增长。中国与美国的比较优势完全不一样,小幅升值根本不可能改善双边贸易形势。

  人民币升值是否有利于减少资本流入?这个“有利”的前提是,假设是认定人民币应升值,如果没有升值,资本就会不断流入以获取未来升值的好处。事实上,新兴市场国家包括中国的资本流进流出的主导因素,是美元走势,而非人民币汇率,这已为实证研究和历史数据反复印证。2005年以来,人民币累计升值20%,资本流入随着升值态势不断增加,并没有遏制资本流入,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事实上不给升值预期才是遏制资本流入的有效手段。

  人民币升值是否有利于控制通胀?人民币升值导致进口价格下降,最终影响消费价格,这是常识性的结论。但是,作为“控制通胀”的货币工具来使用,就不能随便什么时候都可动用的了。因为在进口价格下降的同时,出口价格也会上升,综合影响需要利弊权衡。如果在一般输入价格水平尚可承受的情况下,特别是通胀并没有恶化,输入性通胀也在可承受水平上,通胀形势处于通胀预期管理的阶段,轻易动用升值这样的控制通胀的撒手锏,一旦到了输入性通胀产生巨大影响的关键时候,升值空间不足,便会削弱升值作为控制通胀的货币工具的功能,这实在是得不偿失的。

  自全球性金融危机以来,美元走势阴晴不定,变化频繁。如果人民币升值,招引大规模资本流入,增加流动性,反而不利于货币政策对当前通胀预期的管理。因此,人民币升值有利于货币政策的灵活性的说法,不能不说是比较牵强的。

  (作者系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发布日期:2010-03-04

相关文章: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重返6.5上方2011/05/21
澳元/美元过去3个交易日连续拔高 或测试1.072011/05/20
美元/日元冲高回落 本周美国数据均不佳2011/05/20
澳洲国民银行:澳元/美元仍将维持震荡格局2011/05/20
人民币汇率小幅走低26个基点 围绕6.50波动2011/05/20
欧元/美元盘整于1.43关口 期盼本周日线5连阳2011/05/20
数据不佳 19日纽约汇市美元对多数主要货币下跌2011/05/20
澳元/美元短线看涨 上方关键阻力位于1.07502011/05/19
 
外汇在线 © 2008 - 2020 WAIHUI321.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