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外汇牌价 » 汇市资讯 » 正 文

人民币贬值是一种主权自由

 在第五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开幕的背景下,人民币兑美元连续大幅走低一度引发各种猜想。但种种迹象表明,这并不标志着官方汇率政策的调整,也不意味着人民币由此将进入持续下行轨道,而可能只是一种试探性的政治信号,表明中国今后在汇率问题上将进一步强化市场主导的原则,并告诉美国即将上台的新政府:不要一味施压中国让人民币升值。

  由此可见美国财长保尔森“让人民币继续升值并且开放市场至关重要”的言论,与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前不久关于中国不排除用人民币贬值的手段来刺激出口的表述,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具有战略性挑战意味的姿态。

  而商务部高官近日关于人民币兑美元有稍微小幅度的波动“完全正常”,中国不依靠贬值来推动出口的说法,则似乎要向外界证明,在当前世界经济衰退、外部需求持续降温的大格局下,中国的判断十分清楚:即便让本币大幅贬值,也不可能达到刺激出口的效果。

  这几乎同时也在表明,那些有关中国汇率政策已进入了汇改开始后的升值——盘整——贬值周期的猜测,虽然缺乏很充分的证据,但人民币汇率在当前的市场局势之下,面对未来几乎存在无穷的可能性,如同一个已被打乱的魔方,怎样转动最终都可能恢复原状,也可能状态越来越混乱。

  毫无疑问,人民币所呈现的突然向下波动的趋势,更多来自市场自身的变化,充分体现了市场规律,让市场不要一味片面地认为人民币只涨不跌。说到底,汇率只是一个价格,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

  让市场来决定汇率的水平,让汇率的波动更多反映外汇供求的基本面,必然有助于中国经济的稳定。过去几年我们已经看到了单边式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其实就是热钱流入、资本市场泡沫、宏观经济不稳、通胀,等等。我们现在要改变这种局面,让汇率双向波动,让投机者难以得到很明确利益。因为这有利于减少热钱流入,有利于宏观经济稳定,也有利于货币政策操作。这样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显然必须充分应用。

  人民币升值一直是欧美国家所强烈期盼的,2005年汇改以后,人民币一路高歌猛进,然而在关键时刻中国还是顶住了外部压力,没有让人民币无休止地升值。美国人保尔森认为中国应在所谓当前转变经济增长结构的最佳时机,只在内需上有所改进,就不必再依赖出口,人民币升值压力也会大为减小,这样中国作为人口大国,作为一个庞大的购买者,对于过度消费的美国,是至关重要的。

  但是看看中国现在沿海出口商大量倒闭,民工回乡潮日渐高涨,保尔森就应知道中国经济所面临的困难程度。人民币迅速升值,虽可能挤出那些靠恶性价格竞争的劣质企业,同时也可能缓解资本的大量流入,却也可能影响在华外商的直接投资水平,影响中国的出口产业,从而影响中国经济增长,影响中国民众就业率。

  中国曾在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中坚持人民币稳定,不仅保住了自身的繁荣,也限制了危机的蔓延,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尊重,也提升了人民币的影响力。不过在那场区域性的经济危机中,美国、欧洲两大经济体受到影响有限。今非昔比,如果坚持汇率的稳定,贸易摩擦成本加大,流动性过剩压力会提升,过多流动性和国际收支顺差一起,也会对中国物价稳定构成威胁。

  从国际公法的层面看,理论上通常认为主权国家能自由地定义其货币,决定货币的升值与贬值。国际法并没有禁止国内立法者处理这些事务的自由决定权,也没有将国家采取或实施这些措施作为国际违法行为对待。

  特别在中国国情的制约下,拉动内需的效果远不及优惠的出口政策见效快,而在升值与保持稳定都不太现实的情况下,采取贬值策略的可能性必然增加。

  汇率贬值在短时间内有可能以最快的速度缓解就业压力以及复苏经济增长,但中国的竞争者完全可以跟随中国的战略,这样所导致的贸易摩擦也可能会令中国整个汇率政策得不偿失。不仅欧美理所当然将采取对立的报复政策,中国企业资本控制成本加大也将导致风险迅速增加。此外,若贬值预期成真,中国国内资本外流必然势不可挡,这对于正在大规模投入资金力图保持经济适度增长的政府宏调无疑十分不利。

  基于以上原因,人民币汇率政策的任何转变都存在巨大风险。深知其中三昧的中国官方或许并不急于在扑朔迷离的局面下改变汇率政策,而是看到在当前世界经济经历重大调整以及美国政府换届的特定时期,正是人民币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的新契机,人民币汇率改革正迎来新起点。

  善将汇率问题作为谈判筹码的美国人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与中国一向有很大分歧。美国在这个问题上对中国的施压,把人民币汇率问题作为一个谈判的筹码,真正的目标是在其他一些方面,例如要求中国更多开放金融领域、金融市场。

  但与汇率问题一样,贸易和投资的开放应该是双向的,如果美国在不愿意对中国资本开放的情况下,还进一步要求中国开放金融市场,显然缺乏说服力。人民币汇率改革的方向也应是双向的。如果要求中国提升人民币汇率、在汇率调整方面多承担一定义务,那美国应该拿什么来与中国增加承担的义务进行交换呢?

  美国人肯定不愿改革自己的货币体系,因为他是最大的受益者。但中国也不能听天由命,逆来顺受,委曲求全。在相当长的时间之内,美元固然还是全球的主要货币。但中国必须抓住机会,提出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建议。

  因此,人民币贬值是中国的一种主权自由,如何权衡短期和长期利益,也是中国汇率政策当下正在思考的问题。

发布日期:2008-12-06

相关文章:
IMF向葡提供260亿欧元贷款 6月底定总裁候选人2011/05/22
卡恩黯然辞职 接班人选举或突破体制障碍2011/05/20
受援三国债务治理前景难乐观 希腊状况江河日下2011/05/20
美联储:美国商业票据市场规模连续第四周扩张2011/05/20
希腊债务重症难治 欧债危机警报再鸣2011/05/20
希腊债务重组风险升级 希腊国债收益率大涨2011/05/19
英国股市周三大幅收高 能源和矿业股上扬2011/05/19
欧洲股市周三收高 科技股上扬2011/05/19
 
外汇在线 © 2008 - 2020 WAIHUI321.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