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外汇牌价 » 汇市资讯 » 正 文

人民币的踌躇

  “欧元贬值了30%、我们压力很大,马上准备在全球裁员10%,现在打火机的原材料也开始降价了,你们再便宜一点吧……”

  上周,法国宝富美公司的老板菲利普风尘仆仆赶到温州,找到当地主要打火机生产商的日丰集团,相互叫苦之后,菲利普一开口就要求降价8%,日丰董事长黄发静顿感头皮发麻。

  “8%也太狠了!我利润都没有8%。”黄发静抱怨说。日丰有500名员工,每年为全球提供1000万只金属打火机,是欧美市场的畅销货。

  和宝富美的谈判痛苦地持续了一整天。在黄发静决定硬着头皮再压一下上游供货商及加工商的价钱之后,谈判终以日丰降价4%成交。

  “这已经完全不赚钱了。”黄发静说,但不降价又做不到,因为那样对方可能就不下单了——欧洲采购商通常会先将欧元兑换成美元和温州人做生意,欧元近期的大幅贬值,让温州的打火机在欧洲的超市里一下子贵了许多,如果坚持原来的价位,宝富美就可能基于消费萎缩而取消订单。

  “各国货币都在贬值,除非人民币也贬值吧,不过我对此不抱期望。”黄发静说。

  但周围的一些同行对汇率政策仍怀有期许。他们因此而特别留意将于近期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前不久,央行行长周小川放出的一句话曾引起过出口商圈子里一阵兴奋的猜测。周说:“中国不排除让人民币贬值来刺激出口的可能性。”

  接下来,12月1日至3日,人民币连续三天触及0.5%当日波动区间底线。1日人民币兑美元收盘创下2005年7月汇改以来最大跌幅。3日开盘即达当日波动区间下限,盘中一度跌停。这更加剧了市场对人民币可能贬值的预期。

  货币战争中的汽车

  “前不久我去土耳其参加一个会,会才开了一周不到,土耳其里拉就贬值了17%,和最高时候相比累计贬值50%,而我们的人民币还是那样坚挺,你说,我们遇到的困难有多大?”奇瑞汽车一位负责国际贸易的高管对记者说。

  对方货币贬值,等于中国出口汽车涨价,在眼下经济萧条,消费萎缩的形势下,这意味着力度不小的打击。

  奇瑞是中国最大的汽车出口商,占中国汽车出口总量的一半以上,在乌克兰、伊朗、埃及、土耳其等国家都有销售。

  遭受全球货币贬值战打击的不仅仅是汽车出口商。

  金融危机之后,一开始,中国对美国出口的萎缩主要靠欧盟出口的扩张来弥补。“今年中国纺织品出口数字之所以看上去还不错,很大程度是由于对欧盟的出口增幅超过了30%。”第一纺织网的首席分析师汪前进说。

  但随着金融危机的蔓延,IMF预计,欧元区经济将在2009年负增长0.5%——这是二战以来首次下降。明年对欧洲的出口大幅下滑已成定局。这种时候,欧元的大幅贬值又雪上加霜,像黄发静那样的痛苦个案在广泛地发生。

  在此情形下,新兴市场国家成为中国出口商寄予厚望的新大陆。据当地官方统计,今年1—10月,外贸大省浙江对拉丁美洲的出口同比增长了49.87%,其中对巴西的出口就增加了70.68%,对非洲的出口则增长了44.92%。

  此外,前10月浙江对俄罗斯出口也同比增加了45.36%,对印度的出口增加了36.99%。

  但接下来新兴市场国家货币的贬值大战,使这种增长很快变得脆弱。

  9月至11月21日,巴西雷亚尔跌幅超30%,回到了2005年的水平。乌克兰格里夫尼亚下跌约20%,俄罗斯卢布下跌约10%。而印尼盾为过去一个月中表现最差的亚洲货币,贬值幅度约为18%,创下10年以来新低。

  印度、越南、孟加拉国也投入到货币贬值战中。

  中国厂商与这些国家的贸易大都用美元结算,本币贬值使得这些国家的贸易商必须支付更多货款,这导致大量中国文具、玩具、灯具被迫滞留码头,有的被运回中国。

  “受雷亚尔贬值影响,许多巴西客户拒收浙江商品。”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浙江分公司近日连续向外贸企业发出预警信息。

  除了拒收货物,新兴国家还趁机从中国厂商手里夺走越来越多的订单。

  “最近我们到下面做了大量调研,发现中国主要的出口产品,像纺织、服装、家具、玩具,都碰上了欧美客户将加工订单转移到越南、老挝的情况。”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说。

  这得到了美国商务部统计数据的证实——今年前三季度美国从中国进口的服装下降了5.1%,而从越南进口的服装却增长了22.75%。

  而环球资源(global sources)最近进行的一次采购商调查显示,有71%的买家表示正考虑将订单由中国转移到其它国家,其中越南、印度、菲律宾为首选目的地。汪前进认为,这与越南等国今年以来的货币大幅贬值是分不开的。

  战略选择题

  迄今为止,中国政府在各国货币贬值战中用以支援本国出口企业的是财政补贴。国家已经上调了部分纺织品、服装、玩具、夹具和高附加值机电等产品的出口退税。

  根据第一纺织网计算,纺织服装出口退税率每上调1个百分点,扣除25%的所得税,就相当于为纺织服装出口企业提供了57亿元的财政补贴。

  但面对全球愈演愈烈的货币贬值战,单一的财政支持显得有些杯水车薪。这使人民币贬值的呼声响起。

  从2007年起,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旨在推动经济结构升级的政策,包括人民币升值、提高工资、降低出口退税等,以改变目前以贫富悬殊和环境恶化为代价的出口导向型经济增长模式。

  相比各国,中国是今年以来主要货币市场中唯一对美元升值的,截至11月底,汇改以来人民币累计升值幅度已超过15%。在此期间,据国家发改委统计,今年上半年已有6.7万家中小企业破产,其中多数为出口企业。在9月份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前,这些被认为是经济结构转型中的必要代价。

  但9月以后发生的一切使局势变得复杂化。当出口危机开始从中小企业蔓延到一些有竞争力的制造企业,制止经济下滑近期策略与结构转型的中长期战略之间产生了矛盾,令决策层面临两难。

  如果财政措施无法有效挽救出口颓势,汇率会成为最后一张王牌吗?

  “我认为人民币贬值的可能性不大。”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师王庆说,中国出口受到压力的主要来自国际需求放缓,人民币贬值虽有助缓解出口企业的困难,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在这个当口汇率贬值,一是会引起资本外流,引发国内金融市场动荡。二是会带动出口导向型的经济体的货币贬值,其结果是任何国家都没有获得贬值收益。中国作为一个要发挥重要作用的新兴经济体,会承担应有的领导和稳定责任。

  “汇率在当前情况下起到对金融信心的稳定作用,相对于汇率对于外贸的作用,前者的意义更大一些。”王庆说,尤其在美国新政府即将上台的情况下,鉴于政治上的敏感性,贬值在时机上也不成熟。

  “6.5做的成本”

  黄发静也不寄希望汇率可能的变化,在他看来,生意上还有许多方向可以去努力。

  “将企业目前的困境全都归咎于人民币升值和国际金融危机是不客观的”,黄发静认为,即使不爆发金融危机,浙江企业所面临的产品附加值过低、劳动成本上升、企业税负过重等问题也会加速制造业的困境,“所以相信政府的对策也不会过多着眼于汇率”。

  浙江省家具行业协会秘书长蒋鸿源持有和王庆、黄发静相似的看法。“年初的时候,人民币汇率本来预计要升值到6.5的,大家都是按6.5做的成本,现在基本稳定在6.8。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美国市场需求下降”。他说。

  蒋鸿源所在的协会从今年初开始对协会会员企业进行应对危机的指导,强调两点:一是市场多元化,二是打自己品牌。一些原来100%做外销的企业,今年开始在国内设点销售,而那些原来完全做OEM的,开始做自己的品牌,在国内外同时打市场。

  “年初开始的努力现在看来起了一定作用,外贸政策环境的好转已经让这些企业喘过气来了。”蒋鸿源说,据协会统计,今年以来浙江省的家具企业在国内新增了3000个销售点。

  张燕生则注意到,一些沿海出口企业倒闭后,厂里的民工在返乡时把企业落后的设备带回更贫穷的地方去,在那里用当时地人力进行生产,“一种自发的调整和转移正在进行。”

  据浙江省外经贸厅统计,今年前10月,在床上用品、塑料制品等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增幅下降到2%以下的同时,浙江船舶出口增长了82.93%,医药品增长了72.37%,而半导体产品的出口则猛增了310.24%。

  官方认为,这表明,虽然出口形势严峻,但出口结构的优化仍然在进行中。

发布日期:2008-12-04

相关文章:
IMF向葡提供260亿欧元贷款 6月底定总裁候选人2011/05/22
卡恩黯然辞职 接班人选举或突破体制障碍2011/05/20
受援三国债务治理前景难乐观 希腊状况江河日下2011/05/20
美联储:美国商业票据市场规模连续第四周扩张2011/05/20
希腊债务重症难治 欧债危机警报再鸣2011/05/20
英国股市周三大幅收高 能源和矿业股上扬2011/05/19
欧洲股市周三收高 科技股上扬2011/05/19
希腊债务重组风险升级 希腊国债收益率大涨2011/05/19
 
外汇在线 © 2008 - 2020 WAIHUI321.COM All Rights Reserved